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传江苏首富朱兴良被监视居住牵涉1官员亲友

2018-08-26 22:23:28

传江苏首富朱兴良被监视居住牵涉1官员 亲友减持

“我们的货款,大致都被2.6折到2.9折处置”,作为苏州格瑞特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瑞特木业”)的木皮供应商,广东省佛山市的企业主欧先生一脸无奈:“是金螳螂派驻的工作组处理,但我们不知道,格瑞特与金螳螂到底是什么关系。”

金螳螂进入大众视野,是其创始人朱兴良7月27日起被检察机关监视居住之后。朱因包揽奥运鸟巢、国家大剧院、人民大会堂江苏厅的装饰而名声大噪。

“我的确是出面处置这批债务的负责人。”9月9日,联系上格瑞特木业总经理曹春华,但问及金螳螂工作组处置格瑞特债务的详情,曹表示在里不便回应。

格瑞特及其背后的金螳螂间的暧昧而略显神秘的关系,令如欧先生这样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们感到无所适从。欧先生的累计货款为100多万元。获得的一份债主名单上,共有类似情况供应商达60多人,“我们这批人的债务大致有1500万,还有一部分,没参与进来。”广东供应商欧先生介绍。

有供应商反映,此前格瑞特的人表示公司是金螳螂旗下的,因此才放心赊销,没想到格瑞特如今无力还款。

本报调查获悉,2005年格瑞特成立之初,金螳螂持有其60%股权。后将股权转手。2009年1月,格瑞特木业一分为二,一家仍保留原名,一家成为金螳螂的子公司。

针对部分供应商指责金螳螂涉嫌做局等质疑,本报未能获得确切证据。但朱兴良被监视居住已一个多月,围绕这家中国建材[2

传江苏首富朱兴良被监视居住牵涉1官员亲友

.68%]装修业龙头本身的问号的确是越来越大。

“监视居住”疑云

朱兴良的去向,目前还像一个谜。

“我们至今没听说过任何信息。”9月5日,关于朱兴良的案情进展以及被“监视居住”的相关情况,金螳螂总部所在地江苏省、苏州市两级检察院相关人士说法基本雷同。

而关于朱兴良此前的去向,金螳螂公司在7月28日傍晚6点的一份公告显示,“公司于2013年7月27日接家属通知,检察机关于2013年7月27日起,对公司董事、实际控制人朱兴良先生执行监视居住。”

此后,具体详情至今没见进一步公示。一种说法是,朱兴良是被山东的检察机关实施监视居住,但咨询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称并不知情。

而另有知情人士告诉,朱兴良此次牵涉到一名官员,当地政法系统或不知情。

山东一名专职从事刑事辩护案件的律师认为,一般启动了“监视居住”的司法程序,说明当事人已经涉嫌刑事案件,但情节并不严重。

“朱兴良先生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但其在公司上市前就只担任公司董事职位,平时不参与公司实际经营事务,该事件对公司经营活动影响有限。”金螳螂公告如此撇清。

但令供应商们恐慌的是,朱兴良以及其关联的亲友在集中减持股份。

金螳螂集团和公司第二大股东金羽(英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羽公司”)同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兴良控制。7月1日公司公告,金螳螂集团和金羽公司持有公司股份数合计由588,176,708 股减少到572,376,708 股,本次减持后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合计由50.10%减少到48.75%,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朱兴良先生。

根据今年半年报显示,本期股份增持三甲分别为董事总经理杨震、董事长倪林、副总经理王洁。减持的是副总经理朱兴泉、财务总监严多林,以及副总经理王泓。

公开资料显示,朱兴良虽然还属于这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却在慢慢“疏远”,而公司的高管则在慢慢进驻。

2009年即是个比较显著的时间节点,公开的资料显示,金螳螂集团与倪林等43人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倪林等43人以协议转让方式受让金螳螂集团持有的金螳螂有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发起人股份)2200万股,占金螳螂总股本的10.34%,转让价格为每股1.00元。而这只是一个开端。

目前,朱兴良只是金螳螂的一个董事,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董事长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在本月中旬,金螳螂公告开董事会,其中,公司章程更改也是议题之一。

“实际控制人涉事,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影响实际上可大可小,目前没办法看清。”一名证券分析师认为。

从公示的信息判断,金螳螂公司业绩看上去后市可期。截至6月,金螳螂拥有订单138亿,现金收款68亿。截至7月26日业务跟踪信息量2266亿,据此判断7、8月新签订单会超过25亿。

格瑞特却在此关键时刻资金链告急。7月中旬,这批供应商与格瑞特频频接触,洽谈债务处置方案。这也是这批债权人不甘心让自己的债权被如此低处置的缘由之一。何况,现在朱兴良被监视居住的情况不明,令他们更加坚定地认为,或许格瑞特木业就是朱兴良的一个资本运作之壳,所以期待后期会有监管机构出示明确的结论性公示。

格瑞特“分身”术

“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格瑞特与朱兴良、金螳螂三者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联,但具体有无法律层面的追责证据,则应属于监管机构与政法系统的权责范畴。”

上海一名参与洽谈的木皮供应商告诉,“我们之前业务往来时候,业务人员都说是金螳螂旗下的企业,所以赊销也比较放心。”

然而,令这批供应商始料不及的是,格瑞特货款无力偿还。经多方洽谈,在7月中旬之际,大部分供应商选择了2.6到2.9的折扣予以处置。但也有一部分供应商表示将通过法律途径讨说法。

“我们希望格瑞特能通过破产清算程序来明确财务状况,否则不会心甘就此放弃余额债权追诉的权利。”上海一名企业主认为自己落进了一个资本运作的“局”里,而这个局的背后控制人,很可能就是朱兴良或者金螳螂相关高管,“反正不会就此罢休。”

同时,多名供应商反映,格瑞特的法定代表人、80后的庄海东是朱兴良的亲外甥,但未能向当事人核实。

根据调查,格瑞特与金螳螂之间的确存在股权腾挪。

工商资料显示,格瑞特木业成立于2005年8月18日,注册资本4200万元。金螳螂出资金额为2520万元,股份占比60%,庄海东出资额为1113万元,股份占比26.5%,王传义出资567万元,股份占比13.5%。

金螳螂2008年10月份一则公告显示,金螳螂拥有的60%股份以2428.47万元转让给了庄海东和王传义。其中庄海东受让39.75%,王传义受让20.25%。截至2008年9月底,金螳螂尚欠格瑞特木业往来款1771万元。但具体款项往来明细,公告未曾显示。

此后,格瑞特木业施行“分身”。

2009年1月,格瑞特木业公司一分为二,一家公司名称保持原名,另一家公司名为苏州市格瑞特装饰装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瑞特装饰”),注册资本为3700万。格瑞特装饰被金螳螂收购成为旗下的全资子公司,金螳螂一份编号为“会审字【2011】3258号”的审计报告显示,2009年4月22日,格瑞特装饰更名为苏州格格木业有限公司。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