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特朗普告诉我们不能再学美国错误的东西

2018-10-28 21:05:57

特朗普告诉我们,不能再学美国错误的东西

2017年初,特朗普发布的施政纲领中表示,将把美国经济带回4%以上的时代。2017年第二、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均在3%以上。这个经济增速应在多大程度上归功于特朗普新政的影响,还很难说。但是,只要减税尽快落实,且特朗普坚持去管制,美国经济增速重回4%增速,应该问题不大。

经济增速取决于特朗普改革的力度,如果改革力度够大,增速达到10%、20%都没有问题。当然,尽管理论上经济增长的空间很大,但实践上特朗普很难做到这一步。

很多人,包括经济学者和普通人,有一种错误的观念,就是认为经济发达以后,经济增速肯定就会下降。特朗普的举措,很可能将打破这一迷思。

持有这种错误观念的人很容易找到“论据”:你看,不管是美国、欧洲,还是日本,它们经济发达以后,增速无一例外,全都下降了。

这些“论据”看起来符合直觉,但却是错误的,是把经济规律恰好搞反了。

经济规律是:经济越发达,经济增速越容易提高。

道理很简单:经济增速要靠资本品来提高。经济越发达,人们的收入越高,不耐越低,就越容易积累资本品,经济就越容易发展。

原始人辛勤打猎、采摘、种植所得,非常微薄,只能将绝大部分收获用于维持日常生活,积累极为缓慢,也没有时间去发展科技知识。在原始社会,想获得一副好一点的木弓木箭,都是奢望。

那个时候的经济增速,估计连0.01%都不到。所以人类花了几百万年才走出原始社会。

后来随着资本积累,人们可以获得更良好的工具,经济增速大幅提高。据说培养一个英格兰长弓兵,需要3年时间,这在原始社会不可想象

特朗普告诉我们不能再学美国错误的东西

而到了现代社会,人们只需要把少部分收获所得用于维持日常生活,大部分收获可以用来进行更长时间的投资。比如人们要获得汽车,需要经历从挖矿、炼钢、建厂、造车、炼油……等漫长的工序和时间,需要大量的资本积累,这不是原始人能够想象的。而获得汽车之后,人们的效率要翻很多倍。

现代社会培养一个博士,需要20多年时间,而且,博士的数量远远超过英格兰长弓兵的数量。如果一个英格兰长弓兵训练者穿越到现代,一定会对20多年的博士培训时间深感震惊。知识的进步,又能大幅提升经济增速。

那么,美国作为发达国家,理应经济增速更高,为何却常年只有1%、2%多呢?

当然是因为美国做错了太多。

奥巴马和他的前任们,孜孜不倦地为美国经济增加管制、加税搞福利、大搞凯恩斯主义,种种折腾美国经济增速当然要下降。

过去,我和一些朋友经常批评美国的经济政策,遭到很多人的反对。他们说:美国做得够好的了,你们还批评美国,是何居心?

他们不知道,历史上的美国的确曾经做得非常好,但后来的美国做得非常糟、非常糟。

美国不仅自己做得糟,而且给很多人树立了很不好的榜样。

在他们眼里:

凯恩斯主义?美国也这样做,可见这样去做没坏处;

遗产税?美国也有,赶紧弄;

房产税?美国也有,先进税种,赶紧学;

医保?奥巴马那么卖力的弄,赶紧学;

最低工资法、金融管制、反垄断……

很显然,这些人并没有真正理解市场经济,所以他们看不惯市场派批评美国。

真正支持市场经济的人,对一切不利市场的做法都应该批评,不管那做法是不是美国做的。批评美国,没有什么特别的居心,就是忠实于知识的原则、不迷信美国而已。

现在特朗普用行动告诉这些人,美国的很多做法都是错误的,是要改回到市场经济的方向的,这比写10000篇文章还管用。

比如,特朗普提高了遗产税免征额,长远目标是取消遗产税,那么,那些支持遗产税的人又何以自处呢?

所以,特朗普市场化这一部分改革,不仅有利于美国经济,也对其他国家经济有利。因为,他使得其他国家很多错误做法失去了借口。当然,特朗普带来的不仅是观念上的影响,现实中,其他国家考虑到资本外流到美国的压力,也会减少错误的做法。

当然,特朗普并不是都做得对。比如他限制留学生、增加对海外投资汇回的税率等,都是错误的。市场派也不应该对特朗普豁免批评。

和“发达经济体增速理所当然会下降”相关的另一个迷思,就是认为发达经济体尽管经济增速不高,但是经济质量高。他们甚至认为经济质量和经济增速是有矛盾的。

这又是搞反了。

的确,有一些经济增速,是质量不好的,是统计角度不对造成的畸形增速,比如凯恩斯主义暂时维持的增速。

但是,如果经济质量好,则一定是高增速的。

什么是经济质量好呢?经济质量好,就是资源配置到了效率最高的地方。

而资源配置到了效率最高的地方,当然经济增速就高。

要想经济质量好,只能靠市场。税收越低、管制越少、通胀越少,经济质量越好。没有任何政府可以做到通过干预市场来提高经济质量,美国也不例外。干预的结果,是既降低了经济增速,又降低了经济质量。

凯恩斯主义维持的经济增速,无法持续。

美国从罗斯福新政以来,搞了无数轮凯恩斯主义,经济增速越搞越低,经济质量也越来越下降。靠伯南克等印钞家维持的经济体,能有多高的质量呢?所以特朗普才需要重振美国制造业,才需要紧缩货币。

提高经济质量,其高增速则可以持续。比如邓小平推动的市场化的改革开放,就维持了长时间的高增速。并且,比起计划经济时代来,中国经济的质量也大幅提高。

特朗普敢大胆改革吗?如果他敢,那么,美国经济也有可能再度迎来质量好、增速高的时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