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制度惯性制约城镇化

2019-02-27 18:28:57

制度惯性制约城镇化

按现有土地制度或将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

作为80后的新一代农民工,蔡勇,近几年一直在盘算着一件事情,就是在自己家乡隶属的县城做个小买卖,这样既可以照顾孩子,也可以结束目前这种候鸟式迁徙的生活。

“总是打工也不是办法,总要为自己想好后路不是?不过,就是缺少资金,在我们县城租个店铺至少也得20多万,可我这几年仅攒了几万块钱。没办法,只有再打几年工。”仍在东莞打工的蔡勇对《中国产经》说。

鼓励像蔡勇这样的年轻人在城镇定居,并正式成为城镇市民,正成为中国经济工作下一个阶段发展的重点。

12月4日召开的分析研究2013年经济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增强城镇综合承载能力

制度惯性制约城镇化

,提高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水平,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这是在时隔两年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前夕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会后的统发稿中再度出现城镇化一词。而且相比较2010年“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和2009年“要积极推进城镇化和区域协调发展,提高城镇综合承载能力”的笼统表述,发展城镇化的路径更为清晰和重点突出那就是土地集约和市民化。

接受《中国产经》采访的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教授邓大才分析,这里传达一个信息,即中央未来会把农村城镇化作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力来实施。

“目前城市化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都遇到了阻力,新的领导集体想从城乡结合的角度来寻找中国未来发展的动力,那就是农村的城镇化。”邓大才说。

城镇化所具有的潜力以及能量是被突出强调的主因。据悉,截至目前,虽然我国城镇化率已超过了50%,但如按户籍人口计算仅35%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近80%的平均水平。

差距就是潜力。每一个百分点的城镇化率,对应的都是上千万人口以及数以万亿元计的投资和消费。(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近日指出,未来10年城镇化率年均提高1.2个百分点,将再有2亿农民进入城镇,加上现有的1.6亿农民工,新增城镇人口将达4亿左右。按较低口径,农民工市民化以人均10万元的固定资产投资计算,也能够增加40万亿元的投资需求。

继续推进城镇化也是困难重重:首先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是土地问题。农民进城需要土地为其提高居住场所和就业场地,而进城后的农民与家乡的土地的关系又该如何定位?

邓大才认为,农村城镇化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土地问题,现有的土地制度和城镇化之间的矛盾已越来越大,并成为中国目前最为突出的矛盾。如果按照现有的土地制度来继续推进城镇化,社会矛盾将会进一步激化。

因此他建议,未来十年推进农村城镇化必须要从改革入手,继续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赋予农民更加完整的土地权益,赋予农村土地和城市土地、个人土地和集体土地同等的权利,农村宅基地和城市房产同等的权利,按照市场的原则进行平等的交易,这样才能实现双赢。

在邓大才看来,明确农民的土地财产权,明确不同主体的土地权益同等的权利,“是给农民送的一个大红包”,“比用什么来帮助农民增收更加有利”。

对于蔡勇来说也是如此,一旦明确他老家刚刚盖的花费十几万房子的财产权,他就能够把房子抵押出去,从而从银行贷到款,也就不会再缺少做买卖的钱了,在县城定居发展也不成问题了。

但也有专家表示,现行的管理体制和制度惯性决定着“确权是基础,提高征地补偿是当前的过渡,同权只能是比较好的一个目标”。因为目前“土地出让金仍然是政府创收的主要来源,而且现有城市管理农村的体制,决定着政府更多关注的是城市居民的利益”。

城镇化过程也是各方利益博弈的过程,关键是中央政府如何进行平衡和抉择,是继续牺牲农村来发展城市,还是走一条各方和谐共赢的道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