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Hibor再度飙升创1月以来新高人民币迎

2019-01-22 18:24:36

Hibor再度飙升创1月以来新高 人民币迎入篮前关键期

[9月19日,香港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Hibor)由前一交易日的7.950%上升至23.683%,创今年1月以来最大升幅。]

中秋小长假归来,香港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明显缩紧引发市场关注。9月19日,香港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Hibor)由前一交易日的7.950%上升至23.683%,创今年1月份以来最大升幅。

Hibor短期内快速上升不禁令人回想起今年1月12日,隔夜Hibor利率曾一夜间由13.4%飙升至66.815%,创历史新高,市场一片哗然。当时业内普遍认为,在人民币贬值预期下,投资者在离岸市场买入人民币并到在岸市场进行套利,以及中资银行在香港买入人民币抛售美元,共同导致了离岸市场出现流动性紧张局面。

然而对于此次Hibor的持续上升,业内解读不一。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分析师谢亚轩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央行上周可能在境内外市场同时行动,对人民币汇率进行干预。自G20杭州峰会闭幕后,市场看空人民币预期有所抬头,不乏业内人士认为,央行希望通过收紧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流动性,来抑制看跌情绪,尤其是随着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日期的临近。

自8月下旬以来,香港离岸人民币拆借利率已不断趋紧,上周随着中秋小长假的临近,离岸人民币流动性不足越发明显,Hibor连续刷新今年1月以来新高。

假日前一个交易日(9月14日),隔夜Hibor暴涨532个基点至8.162%;一周人民币Hibor利率也大涨523个基点至10.152%,冲破10%大关。随后一天,9月15日,隔夜Hibor小幅回落至7.950%。正当市场预期流动性紧张局面出现好转后,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19日隔夜Hibor意外飙升1573个基点至23.683%,成为自今年1月12日以来最高;一周人民币Hibor也继续上升346个基点至12.446%。

此外,19日1个月期Hibor也升至1月份以来最高水平7.719%,继续反超3个月期Hibor,倒挂现象仍在持续,市场流动性紧张局面并未出现好转迹象。

连日来Hibor的快速走高不禁令人回想起今年年初时央行在香港离岸市场阻击人民币空头,Hibor快速飙升的景象。

1月中旬,业内普遍认为在人民币贬值预期不断积聚时,央行曾出手干预离岸人民币(CNH)汇率。当时,隔夜Hibor在1月11日升至13.4%,12日飙至66.82%,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汇率则出现明显反弹,由6.6832上升至6.5780.

“这与上周的情况非常类似,9月13~15日间,隔夜Hibor由2.84%涨至7.95%,而离岸人民币汇率则由6.6918升值为6.6497。”谢亚轩说道。

眼下,美联储9月议息会议即将于22日召开,国际资金明显开始撤离新兴市场,导致很多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受到一定贬值影响。相较之下,人民币在岸与离岸汇率整体不降反升,引发市场对于央行有意收紧离岸流动性,提振汇率的猜测。

瑞穗银行亚洲外汇策略分析师张建泰分析认为,由于市场猜测G20杭州峰会结束后中国政府可能允许人民币进一步贬值,中国央行或许已经收紧了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流动性,以抑制看跌情绪,尤其是在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的前夕。

“Hibor的狂飙,触动了市场有些麻木的神经。而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央行似乎并没有特别的流动性注入,这似乎意味着两种可能性,第一,央行自身的操作形成了目前的状况,第二,央行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德国商业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周浩分析称。

尽管在Hibor飙升的同时,在岸与离岸人民币汇率出现稳中有升的态势,但Hibor再次全线快速走高,也引发部分市场人士担忧。法国兴业银行预计,离岸人民币流动性在未来6~12个月可能更加紧张。

招商证券固定收益研究主管孙彬彬则担忧,8月下旬以来,境外人民币拆借利率大幅上升的同时,境内人民币价格却持续保持低位,这使得自2015年初以来形成的境外人民币拆借市场利率高于境内资金成本的局面进一步发酵。

“在此情形下,资金反向套利结合人民币贬值预期或将进一步加剧资本外流的压力。”孙彬彬提出,自2015年境内外人民币资金成本差距增大的同时,人民币汇率持续波动走低,外汇储备也在不断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除央行干预外,仍有其他因素可能导致Hibor的大幅上升。周浩分析称,去年央行曾直接干预过远期市场,而这些远期头寸一般以一年为主,因此随着这些交易逐步到期后,央行可能需要向市场投入美元来交割,与此同时,从商业银行手中收走人民币,这可能会造成人民币流动性减少,并带来利率的上升。

此外,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突然上升,也可能是受到点心债发行的影响。总体来看,离岸市场的“资产荒”也较严重,一旦出现较大规模的点心债发行,往往会出现超额认购,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也可能因此出现短期的流动性紧张。

总体而言,Hibor的突然上升,代表着此前的市场均衡被打破。“在中秋假期和国庆假期前,因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太高,市场的人民币空头出现大量平仓。但从根本上来说,如果企业和个人的购汇需求仍然旺盛,央行仍然面临较大的压力。”周浩说道。

本周,市场最为期待的当数美联储9月份议息决议,虽然目前业内对于美联储此次加息的预期较小,但年内加息预期的重燃对于投资者而言无疑具有强大吸引力,大量资金已经开始从新兴市场回流美国。

美联储加息预期的走强伴随着美元的高位攀升

Hibor再度飙升创1月以来新高人民币迎

,与此同时,市场对于人民币的看跌情绪则达到4个月最高。境外媒体汇编数据显示,近期12个月无本金交割远期(NDF)合约较现汇折价3%,幅度创5月18日以来最大。“就远期合约市场来看,人民币看跌情绪不减。”张建泰说道。

尽管面临重重考验,但从长远来看,业内更多观点认为,人民币既无持续贬值的趋势,也无依靠贬值刺激经济的动机。

“‘中国央行可能会通过让人民币贬值来支持经济增长’是一个很大的误解,央行或会尽可能地避免持续性的、大幅度的贬值。”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全球产业链下,货币贬值对出口影响有限,且当国际需求疲软、市场越发开放的情况下,货币贬值可能导致更多资本外流,对国内经济增长造成负面影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