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京广高铁贯穿五大经济圈打造南北经济带

2019-04-26 19:33:35

京广高铁贯穿五大经济圈 打造南北经济带

从寒冷的北方,穿越江南绵绵细雨,来到温暖如春的南方,车窗的景观也从皑皑白雪到郁郁葱葱这就是京广高铁,不到8个小时就从北京行驶到广州,再次创造了“中国奇迹”。

12月26日,北京至郑州段高铁正式开通运营,这意味着京广高铁全线贯通,中国一条南北高铁大动脉正式形成。这条世界上运营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贯穿近30个城市,开通后北京至广州全程仅需7小时59分。相关专家表示,京广高铁的开通带来方便快捷的同时,也承担着串联起我国各大经济圈、城市群的任务

京广高铁贯穿五大经济圈打造南北经济带

,对沿线城市及多个行业产生重要影响,将成为中国高速铁路建设以及经济发展的里程碑。

打造南北高铁经济带

“从北京坐高铁到广州只需要8个小时,这是以前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老家在广州如今已在北京工作5年的唐涛先生对《中国产经》感慨地说。

京广高铁的开通在带来方便快捷的背后,其所发挥的区域经济效应也不可小觑。

在现有“四纵四横”铁路规划中,京广高铁是纵贯南北的重要“一纵”, 由北京出发向南经石家庄、郑州、武汉、长沙至广州,覆盖中国华北、中部、中南、珠三角等主要经济区,尤其经过北京、武汉、广州等人口密集的经济中心城市。

京广高铁串起环渤海经济圈、中原经济区、武汉城市圈、环长株潭城市圈、珠三角经济圈等五大经济圈,一条“贯穿南北的高铁经济带”呼之欲出,对拉动沿线区域经济发展和加快产业转移的作用明显。

“京广高铁贯穿我国中部6省诸多重点城市,包括中原城市群、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和长三角经济圈等。京广高铁的开通必然缩短沿线城市间的空间距离,加速人员、物质、资金、信息的交流,进而提升城市间的交流效率。同时,京广高铁与四横四纵其他高铁的连接也能加强与其他区域经济的联系,进而加强各种社会资源的有效流动。”中投顾问交通行业研究员申正远在接受《中国产经》采访时说。

“京广高铁开通后,将有效降低社会时间成本,给人员流动带来极大便利,对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有巨大作用,可有效推动相邻城市的同城化,加快沿线城镇化、工业化、信息化进程。”铁道部科技司司长周黎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认为,京广高铁的投入使用,不仅缩短沿线城市间时空距离、方便沿线民众出行,高铁建成后带来的配套措施建设等,还将促进沿线城市GDP增长方式的转变。

拉动GDP年增逾300亿元

京广高铁将五大经济圈连在一起,也使沿线的28个城市进入8小时经济圈 , 业内专家预测,在京广高铁开通5年后,可以带动沿线各城市的GDP每年增长3%至5%。

据有关方面测算,京广高铁每年对全社会经济的拉动作用超过300亿元。

据铁三院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采用投入产出法进行的专题分析,仅北京至郑州段2030年前对全社会经济的拉动作用将达到2758 .44亿元,年均153亿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郑州至广州段区间有中原经济区、武汉城市圈和珠三角经济圈,经济活跃、体量也大,按照铁三院与国务院研究中心的算法,京广高铁郑州至广州段对全社会经济的拉动作用要比京广高铁北京至郑州段对社会经济的拉动作用大得多,即远超过150亿元。

以开通三年的武广高铁为例,它促进了珠三角向长株潭城市群和武汉城市圈的产业转移。数据显示,武广高铁三年来输送旅客9000万人次,在以郴州、衡阳为代表的湘南地区,2009年至今,共承接产业转移项目3000多个,占全省总量的近四成。另外,武广高铁开通后,湖南沿线城市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大幅增长,远超全省平均水平。

谁将受益

一方面,高铁建设带火了区域经济,另一方面也拉动了相关下游产业的发展。

“过去讲火车一响、黄金万两,如今是高铁一开,财富就来。”长沙市委常委、副市长陈泽珲告诉《经济参考报》说,作为中国受益“高铁经济”最早的地方,长沙市在武(汉)广(州)高铁开通后的短短几年间,高铁场站周边就从灰头土脸的“郊区”和“城乡接合部”,一跃发展成为高楼鳞次栉比、工商业经济发达、人口聚居的主城区,带来的就业机会数以万计。

湖北社科院中部发展研究所所长阳小华表示,京广高铁开通后,原先的铁路主要从事货运,这样高铁在全国的交汇中心是武汉,武汉往东西南北的距离都是1000公里左右,就可以到达东西南北最发达的地方,因此武汉将成为新的高铁客运中心。

在申正远看来,从产业的角度上而言,高铁的建设首先是基建投资,必然提升对钢铁、水泥等行业的需求,进而带动其发展;其次,高铁产品设备的制造也带动了液晶、环保、材料等相关产业的发展;最后,高度信息化、自动化的高铁运行,需要电子、信息行业的支撑,也带动这方面产业的发展。

“对物流业而言,高铁的开通为物流业提供了成本相对航空业更低、时间效率相对公路运输更高的运输方式,将能促进我国物流业的快速发展。”申正远说。

京广高铁还释放了既有线路的运力。铁道第三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孙树礼表示,京广高铁通车,能实现京广铁路客货分离,大大释放京广铁路既有线的货运能力。初步测算,丰台西至武汉北间每年可增加货运能力2000万吨左右,给钢铁、水泥、玻璃制造等传统产业发展提供有力运能保障。

“对航空运输业而言,京广高铁在中短程客运方面将带来严重的客源分流。高铁由于速度快、价格相对航空运输更具优势,在公里的里程段上具有明显的客运优势,对航空业形成激烈的竞争。”申正远说。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西至广州南G字头列车最低865元、最高2727元的票价公布后,很多友连称“太贵”,也有专家提出,我国高铁定价机制应更开放。

对此申正远表示,高铁票价是由国家根据高铁的构建成本,并参考乘客的承受能力进行统一制定的,在承担社会职能的同时,也具有一定的市场特点。同时高铁标价的调整与控制也由国家统一制定,不具有市场弹性。推动定价机制改革,开放定价权,采用政府指导价+浮动定价是可选的定价方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