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保险

神秘机构4000万大单拯救泽熙投资逃出酒

2018-08-25 21:02:11

神秘机构4000万大单拯救 泽熙投资逃出酒鬼酒

股谚有云: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能够精准判断这个时机的,一定是极个别高手。

从过往案例看,上海泽熙投资似乎颇有心得:在众人恐惧时买入重庆啤酒(600132,收盘价15.72元)、双汇发展(000895,收盘价58.20元)等,最终获益颇丰。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泽熙日前遭遇“飞来横祸”,三季度高位买入的酒鬼酒(000799,收盘价42.82元)因曝出“塑化剂”超标,周五复牌后遭投资者疯狂抛售,呈“一”字跌停,37亿元的资金排队出逃。

此时的泽熙,到底是该恐惧,还是该贪婪?从公开交易数据看,泽熙可能已恐惧得开始割肉,排在卖出席位第一位的正是泽熙常用的通道。

但泽熙的神奇之处在于,当包括公募、社保在内的所有机构都夺命狂逃时,它却能跑在最前面。这仅是运气吗?《每日经济》就此展开了调查。

一日或损失2800万

尽管酒鬼酒在公告中仍强调塑化剂绝非人为添加,也不会损害健康,但随着国家质检总局发布酒鬼酒产品检测结果,塑化剂超标的问题已无任何争议。

“现在谁还好意思拿酒鬼酒来请客,谁还敢喝?”一位私募略带调侃地说。

公众对酒鬼酒的态度,直观反映在二级市场。周五复牌后的酒鬼酒,一字跌停,收盘时还有8755万股排队待卖,超过15亿元的市值“灰飞烟灭”。

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酒鬼酒共有3.7万名股东,人均持股5550股。也就是说,周五一天平均每个股东亏损2.6万元。当然,损失最惨重的是机构投资者。

根据基金三季报,截至三季度末,共有25只偏股型基金重仓持有酒鬼酒,包括汇添富、国投瑞银、广发、交银施罗德和一些中小基金,其中社保基金117组合持有843万股,排在酒鬼酒流通股东第一位。

除了公募、社保基金,前十大股东还包括私募,其中,泽熙瑞金1号持有311.41万股。具体来看,龙信基金通1号为泽熙机构化产品,泽熙瑞金1号、龙信基金通1号的投资顾问,皆是上海泽熙投资。截至三季度末,泽熙至少持有酒鬼酒608万股,如果一直持有到现在,仅周五一天其市值损失就超过2800万元。

不过从最新净值看,遭遇“黑天鹅”的泽熙损失并不大。截至11月16日,泽熙1期的净值为2.159元,11月23日的净值为2.138元,本周酒鬼酒下跌10%,而其产品仅下跌1%。另外一期产品未公开数据,损失情况不明。

神秘机构“拯救”

泽熙投资成立以来,很快成为A股最牛私募之一。截至今年10月,共有916只非结构化产品参与前10月阳光私募收益排名,泽熙旗下的“泽熙3期”以40.46%的收益率排名第一,甚至有望夺取年度私募收益冠军。

泽熙特别钟情于一些遭遇 “黑天鹅”事件的股票,其中重庆啤酒事件最为经典。因研究乙肝疫苗失败,重庆啤酒暴跌,到第十个跌停板被打开,当天成交额高达27亿元。事后证实,开板拯救机构的正是泽熙。两个月内,重庆啤酒股价上涨一倍。

这一次,泽熙遭遇酒鬼酒这只“黑天鹅”。周五复牌后,盘面显示机构都在夺路狂奔,泽熙能否成功逃出?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基金那么多仓位都要出货,加上市场如此弱势

神秘机构4000万大单拯救泽熙投资逃出酒

,泽熙再厉害也寡不敌众”。

按照上述分析,泽熙似乎只能“随波逐流”。但事实是,它奇迹般地在第一个跌停时卖出近5000万元。

龙虎榜数据显示,周五酒鬼酒共成交5312万元,卖出第一席位为“国泰君安交易单元 (390426)”,卖出总额为4282万元,该席位曾在德豪润达(002005,收盘价5.66元)等泽熙曾经持有的股票中出现过。卖出第二席位是国泰君安上海打浦路营业部,同样是业内盛传的泽熙常用席位。

接盘者为一机构席位,买入额为4282万元。从交易记录看,这笔交易发生在周五上午9时41分。从交易所的二代数据看,两笔分别委托数为9300手和1411手,均被这家机构买入。凑巧的是,这家机构拯救的正是私募一哥泽熙。

“这无异于中彩票。”一位业内人士说,“里面所有机构都在夺路狂奔,社保、保险、公募,这类机构的通道速度按理说比私募更快,而且泽熙交易应该要通过一次信托公司,从常理来说速度比不上这些机构。”

历史总有惊人的巧合。当年重啤一役,泽熙在跌停板拯救机构,而周五接手泽熙筹码的也是机构。区别在于,当年泽熙是在第十个跌停板买入的,而周五接手酒鬼酒的机构在第一个跌停板就出手了。这让不少投资者觉得匪夷所思,“要想买入完全可以等到跌停板快打开时再买嘛”。

不过,泽熙依然持有不少酒鬼酒股份,它的好运是否还会持续下去?泽熙将以何种方式从酒鬼酒上全部脱身,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